第1687章 万岁爷兵到!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抢救大明朝作者:大罗罗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com提供的全本小说 - 《抢救大明朝》 第1687章 万岁爷兵到!
    明朝的大同城,很可能是全中国最坚固、最易守难攻打的城池没有之一!

    这座城池最初是由大将军徐达在洪武五年时,督率军民在辽、金、元三朝遗留下来的大同土城的基础上增筑扩建而来的。

    由徐达扩建增筑而来的城堡,是日后形似凤凰的大同城堡的核心堡垒,东西长约三里,南北长约三里半,周长十三里。城墙修建得高大雄伟,坚固险峻,各种城防设施齐备,自成一个防御体系。城墙一律以规整有制的石条、石板、石方、石柱等为基,墙体用“三合土”逐段逐层夯成,外围砌以青砖,用于筑城的青砖都特制的,又大又沉,比普通的城砖重几倍。大同城墙也修筑的又高又宽,高四丈有余,最宽处宽达五丈五尺。四面城墙上有垛口580多处,门楼、望楼、角楼62座、窝铺96座,蔚为壮观,固若金汤。

    如此规模的大同城池,还仅仅是明代大同城的初级状态。在土木堡之变后,大同城又进行了几轮扩建。在大同城的北、东、南三门之外,各建了一座关城其实就是三座坚固程度不亚于主城的小型城堡,环列在大同城三面,互成犄角之势,从高空俯瞰,仿佛一只单展左翅的凤凰,因此有了凤凰城之说。

    在兴建了三关之后,明朝君臣还是不大放心,又以“镇城孤峙,旁无辅卫”为有,分别在城东和城西修筑了聚乐、高山二堡,使它们成为了大同城的两翼。

    于是大同就有了“一城、三关、两翼”,总共6座坚固异常的堡垒。

    如果要给这座大同城一个比较公允的评价,那就是坚固过头了对于大同边墙外的蒙古人或者即将出现在大同镇附近的后金军而言,除了饿饭或劝降,是没有第三个方法可以将之攻占的。

    也许正是因为大同城池的坚固,使得大同镇的军民官吏过于依赖城防,而忽视了训练和战备。特别是在大同边墙外的蒙古土默特万户的武力渐渐衰落,从而彻底放弃了入寇之后,大同这个昔日的九边之首,也就日益废弛。在大明朝的少年天子朱由检看来,大同镇的军民官吏这些昔日跟随大明开国功臣们扫北定边,复兴汉家天下的英雄好汉的后代,现在已经失去了为大明王朝一战的勇气。这对大明朝和对大同军民官吏自身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所以朱由检才会让辽镇悍将满桂率兵辽军15000进驻大同,为得就是以外来的辽军为骨干,全面整顿大同防务。

    也不指望满桂能整出十三四万可战之兵,但是四万、五万的精兵还是要练出来的。

    否则大同就会成为宣、大、蓟三边防御体系中的一个软肋,未来有可能会被入寇的东虏强盗突破。

    可是出乎满桂的预料,他所主管的大同镇还没有遇上西进的东虏女真,居然就被插汉部的“跑路汗”带兵给突破了!

    如果这事儿发生在辽西,插汉部的跑路汗林丹巴图尔很可能已经被辽镇精兵打得满地找牙了。

    可这里是大同满桂只有15000可恃的辽军,而其中最具战斗力的家丁仅有1000余人。

    这15000辽军也不能都摆在大同城,因为把他们都集中在大同城,大同镇的千里边墙可就没什么防备了。最近大同边墙外乱成了一团,被虎兔敦汗打散的兀良哈蒙古的部落到处乱窜,如果大同边墙无备,他们一准会冲进来抢一把再说。

    所以满桂不得不分出去10000余人,分别驻扎在镇虏卫、阳和卫、大同右卫、玉林卫、威远卫、平虏卫、云川卫、聚落所和高山所等处。靠着这些分散驻扎的辽兵,对付小股蒙古部落是足够了,但是却挡不住虎兔敦汗的大军。

    想要挡住虎兔敦汗的大军,就得把大同本地的军力好好整顿一番。

    可是大同镇当地的将门、营兵和军户,哪儿有那么好整顿?他们都是两百多年的团体,早就盘根错节,早就自成一体了。这些团体或围绕着大同镇当地的将门,比如麻家将、马家将拧成一股;或是几十家传承两百多年的军卫门第一块儿抱团取暖;再加上一个本该镇守一方的代王府,早就将大同军镇的武力基础卫所土地,给瓜分一空了!

    没有了土地,军户制自然无法维持,大同镇士兵们的生活苦不堪言,也不愿意再从军出征。在嘉靖年间,因为镇兵不愿远戍堡垒,居然发生了大规模甲申兵变,差点把大同城给占领了。

    而军户制瓦解后开始推行的募兵制,则因为明王朝的财力实在有限和九边军镇内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而收效甚微。

    在天启年间,大同镇额定的军饷(包括军粮),总额也有一百几十万两。虽然不可能发齐,但是每年实际发到大同镇的军饷(军粮)总在百万上下。以平均三十两养一兵计算,大同镇的战兵也该有三万上下。再加上满桂带来的15000辽兵(这群辽兵的军饷暂时还从加派的辽饷中开支,并不占大同本地的饷),总该有四万五千能打的战兵吧?

    可实际上呢?

    不算满桂带来的辽兵,大同当地的能战之兵,都不知道有没有5000?而且这些能打的战兵基本都是副将、参将、游击等将领们的家丁私兵。而正经的营兵只有点兵校阅的时候才会出现。

    满桂到任后点了几回兵,每回都是呼啦啦一大群人,数数倒也有十来万(大同兵额是十三万几千),可是点完数,大家伙就各回各家,各自营生去了整顿?训练?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啊!哪怕是满桂,也是无从入手的。因为满桂不过是个总兵官,大同这边还有个巡抚呢!巡抚是文官,比总兵牛逼!巡抚之上还有宣大总督!在往上还有一群分润了大同镇军饷的朝臣,谁都不想满桂动真格的。

    而满桂自己也是老江湖了,他自己就是宣府军户出身,还不知道规矩?

    他要敢动真格的,少不得就是一场军乱送他去锦衣卫诏狱,搞不好把性命都赔了。

    所以他上任之后也不敢大刀阔斧的整顿,只能整顿了一番总兵直属的镇标营,又从边墙外被虎兔敦汗打散的蒙古人中招募了500夷丁,编入了自家的家丁,再加上驻扎大同的5000辽兵,满桂手头总算是有了万余战兵。

    有了这万余战兵,应付一下三两万插汉部的游牧兵是足够了。可是出乎满桂的预料,虎兔敦汗居然倾巢而出,一举袭破了大同边墙,还在大同城北30里开外的白登山立了大营,还分兵四出打劫

    而手头只有万余可战之兵,其中半数还是步兵的满桂,根本不敢出城。

    只能闷在大同城里唉声叹气,六月六这天,他正和往日一样,正准备去巡城的时候,他的镇标参将方谘崐飞步进了他的节堂,一脸的难以置信。

    满桂看着这个大同镇本地的骁将,也有点莫名其妙,出了什么事儿?虎兔敦汗是退兵了还是来扑大同了?

    “总兵,”方谘崐说话的声音听着都有点奇怪,“万,万岁爷来了”

    “万岁爷?”满桂没明白,“他是干什么的?”

    方谘崐跺跺脚:“万岁爷啊!当皇帝的!您不知道吗?”

    满桂张着嘴,愣愣的看着方谘崐,“方参将,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没开玩笑!”方谘崐摇摇头,“在城南巡哨的夜不收都遇上万岁爷统带的大军了,超过一万铁骑兵,一人双马对了,他们还带回来一个公公,自称是御马监提督太监纪用!”

    “纪用?”满桂认识纪用啊,一块儿在锦州战斗过啊,“他老人在哪儿?”

    “咱家在这儿!”纪用的声音已经从外面传进来了,“满总镇,快准备接驾吧万岁爷御驾亲征,已经快到大同南关了!”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