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四章 替人消灾

介绍:本书简介书名:妖女哪里逃作者:开荒推荐:荐票推荐书签:加入书签举报: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www.as16.me提供的全本小说 - 《妖女哪里逃》 第四三四章 替人消灾
    一月十六日的凌晨,在辅国公府东侧一间书房内,左军都督府都督同知皇甫玄机神色雍容不迫的看着眼前的诸人。

    立在他面前的大约有七人,除了皇甫玄机的心腹谋士孙然之外,其余都是他在军中的几位旧部与左膀右臂。

    正在说话的则是一位穿着三品武官服饰的参将,内容则是与诚意伯李承基有关。

    “昨夜属下请兵部武选司员外郎李大人去醉月楼喝酒时,已经将那那七万两银子送到他的手中。

    李大人已经明确承诺,说就在今日朔望大朝,举荐李承基升任右军都督府都督同知。大人,这是李大人写的奏章抄本。”

    此人恭恭敬敬,将一张写满了字迹的宣纸,送到了皇甫玄机的面前。

    皇甫玄机则是不满的一声冷哼:“自从于杰执掌兵部,这些文官倒是抖起来了。换在往日,何需去求他们帮忙?”

    皇甫玄机确实有不满的理由,在土木堡之变前,大晋武官的铨叙升迁,原本都由五军都督府负责。可自从土木堡之变以后,这份权柄却渐渐由兵部挤占。

    他们五军都督府依旧主掌着地方卫所的军务,可如今一应人事升迁与调任,都必须得到武选司的背书认可。

    随后皇甫玄机就拿着那张宣纸仔细看着,过了片刻,他才满意的笑道:“辞锋倒还算锐利,不愧是二甲出身。不过只这一个兵部员外郎还不够。还得在朝中多发动一些人,要形成声势。

    稍后朝会之前,你们几个代我去向那些相熟的勋贵,还有五军都督府的同僚再打声招呼。还有那些与我们辅国公府交好的文官,孙然,这些人交给你了,尽量让他们给我动起来。”

    在场几位武官都纷纷附身应是,那谋士孙然也微一鞠躬:“此事就落在學生身上,大人只管放心。”

    皇甫玄机闻言微微颔首:“总之该给的好处你们都给我给足了,他们要什么承诺可以先答应下来,勿需小气。这次无论如何,都得将李承基从水师提督的位置上拿下来”

    可此时他却发现孙然的脸上似含着几分忧色,他不禁浓眉微扬,眼神不悦:“孙先生是觉得不妥?”

    孙然心神一凛然,面色肃然:“大人此举堪称英明,右军都督同知一职,对于寻常的二品武官而言自是梦寐以求,可对于李承基来说,却是明升暗贬。一旦此人离开长江,北调入京,就如虎入平阳,从此都只能任由大人搓捏。

    學生只是担心如今朝中局势,兵部尚书于杰一定会出面阻拦,陛下也多半不会让大人你如愿,此事未必能成。”

    “所以才要你们造出声势。”皇甫玄机一声失笑,浑不在意的神色:“诚意伯平定长江水患,活民百万,功莫大焉。朝廷有功不赏,像什么话?群臣鼓噪之下,即便陛下也不能不慎重思量。

    且你当那位陛下,对于李承基与李轩父子就没有一点忌惮?你当内阁诸臣,不为此心忧?据我所知,正统天子的旧臣,如今也对他们恨之入骨。”

    “大人明见!”

    孙然对于皇甫玄机此言,倒还是认可的。他们的那位天子因得位不正,在朝中的权威一直不彰,直到近年来羽翼丰满,形势才逐渐改善。

    可自今年元月初七,传出太子虞见济薨逝的消息之后,朝中帝党就开始惶惶不安,人人自危。

    即便事后宫中又传出是御医诊断有误,江南神医妙手回春,使虞见济起死回生,可这并未能稳固住帝党群臣之心。

    这是因景泰帝只有虞见济这一独子,又屡次与蒙兀太师也先作战,伤势在体内沉积,身体不佳。

    而一旦这位天子有了什么万一,未来能够继承皇位的,就只有正统帝膝下诸子。

    所以只需朝中群臣形成共识,就不愁那位天子不妥协就范。

    然而孙然却不仅仅只担心于杰与景泰帝,他随后凝着眉:“除此之外,臣还担心诚意伯李承基。此人老奸巨猾,未必肯就范。且他既知巫支祁解封一事可能与大人有关,势必会做反击。

    还有靖安伯李轩,年前此人几乎一力掰倒大理寺与都察院众多大臣,甚至促成太子废立。其人不但与龙虎山以及龙族牵涉甚深,本身实力也很了得,据说与其部属双刀合璧,战力堪比天位。

    所以學生以为,我们在此之外,还得做一些防备。”

    “李承基?”皇甫玄机闻言,却满含不屑的一声嗤笑:“往日在我家门庭前俯首帖耳,摇尾乞怜的老狗,他能有什么能为?

    至于那李轩,无非是依仗那头麒麟,可如今形势,已不同于年前。他如今再将那麒麟找出来试试?看看我有何惧?太子与太后惧他,是担心折损声望,可我皇甫玄机要这好名声做什么?

    至于这对父子的武力,他们有天位,我辅国公府就没有么?本将堂堂右军都督同知,难道还敢对我出手不成,反了天!”

    他随后微一拂袖,阻住了孙然的言语:“孙先生实在太多虑了,其实只需今日将李承基从操江水师提督的位置上调离,就可削去诚意李家九成声势。那时即便李氏反噬,吾又何惧之有?”

    孙然想了想,就抱了抱拳不再言语。

    的确就如皇甫玄机所言,诚意李家之所以有这般威势,全在于操江水师提督一职。

    而此时皇甫玄机又看向了旁边的地图:“对了,司正梁现在到哪里了?”

    “昨日已潜逃至宁波,可能昨夜就已出海前往高丽。”

    答话的是另一位,同样穿着三品参将袍服,他的神色冷冽:“大人,可需将之灭口?那条海船上有属下的人在,轻易就可将之沉江。”

    “说什么蠢话呢?”

    皇甫玄机斜睨了他一眼:“本将岂是这等心性凉薄之人,此人为我效力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且他既已出海,那就无妨,你稍后给我送一笔钱过去”

    他正说到这里,就听到宫城那边敲起了钟声,这是卯时初(凌晨五点整)的钟响,宫城会在这个时候起钥,开启宫门。

    因元宵而推迟至今日的朔望大朝,也将在不久之后开始。

    皇甫玄机当即精神一振,带着一众部属,大步往辅国公府的大门行去。

    他信心百倍,对于接下来的朝会也倍感期待。

    可就在皇甫玄机出了府门,骑上一头地行龙的时候。有一位穿着百户服饰的内缉事厂番役,神色匆匆的从街头奔行过来,并在皇甫玄机的马前半跪了下来。

    “大人!我家大人让我转告,大约一个时辰前,兵部武选司员外郎李文昱在家中畏罪自裁!”

    皇甫玄机神色一愣,然后万分讶异的与他的谋士孙然对视了一眼。

    这位李员外郎是他们将李承基调职京城的关键,可结果这场大戏还没开始,这场戏的主角就已身死。

    皇甫玄机心中凝冷,同时皱起了眉头:“李大人之死,真的是自裁?”

    那位番役语声恭谨的答着:“确系自杀无疑,我们内缉事厂也派了精干人手去了现场,没有查出任何疑点,李文昱是在书房中饮用毒酒,毒发身亡。”

    皇甫玄机却只觉好笑,这一个好好的人会自杀?

    且这位兵部员外郎,昨天夜里还与他属下一位参将去逛过青楼。这样的人,会突然饮毒自尽?且他畏的是什么罪?

    “此人虽系饮毒自尽,可应该是与诚意伯府有关。”

    此时那位番役,又抬头看了皇甫玄机一眼:“我们查到昨夜李大人返回的时候,被淮扬富商彭八百拦住说了几句话。之后李大人回归府中不到两个时辰,就自尽身亡。

    我家大档头预计是与昨日天津仓场有关,昨日户部三位给事中联名上奏,弹劾李大人在仓场衙门任职南仓监督时,倒卖仓中粮草,贪赃纳贿,导致仓中四万七千两纹银,十五万石粮草不知去向。这份奏折,如今就在通政司。”

    “彭八百?”皇甫玄机面色铁青,他知道此人不但是淮扬巨商,更是李承基最得力的羽翼之一。

    可此时他胸中,更多疑惑:“据我所知,李文昱为官甚是谨慎。他离任之前,不可能不将账面作平。且即便如此,他也用不着自尽?”

    那位番役只能摇头:“小的不清楚,只能猜测那位诚意伯,应该是掌握了李文昱的确凿罪证。”

    谋士孙然则面色微变道:“大人,据我所知,诚意伯府素来心狠手辣,李文昱之所以自裁,只怕不止是罪证问题。我猜那彭八百,说不定还以他全家性命做威胁。

    李文昱一旦丢官弃职,诚意李家要灭他一族都轻而易举。”

    “混账!”

    皇甫玄机一声怒哼,眼眸中现出些许阴霾。而就在稍稍思忖之后,他就对孙然道:“孙先生你去找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上官知,让他来提李承基这桩事。那个家伙是贪财的,只要钱给足了,他一定会答应。孙先生你务必让他在今日朝中提出此议,还有,多带几个护卫。”

    孙然当即拱手领命,带着人策马飞奔而去。

    此时大朝在即,所以时间已经不多,故而他拼命的策马飞奔,在须臾间就奔出两条长街。可就在他侧马驰入大时雍坊的石碑胡同时,无数的弩箭,忽然从两侧角落中喷薄而出。

    “千金法弩?”

    孙然心中微惊,当即就欲施法抵挡。可他发现两侧对他轰击的千金法弩不下十二具,用的是最顶级的符箭。他携带的几个护卫,仅仅须臾就被数千枚手指头大小的箭支活生生的轰杀。孙然的防护术法与身上的两件高阶法器,也在瞬间被轰到千疮百孔。

    最后出现在孙然眼中的,却是一道黝黑色的剑光。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那是一个二十岁许,仿如竹竿般的身影,蒙着脸,双眸则晶莹深邃似如黑曜石。

    他瞬闪而来,一剑就洞穿了孙然的眉心:“上路吧,要人出价五万两纹银,要你孙然性命!”

    孙然认得眼前这个人,黑榜第十二位‘唯利是图’梅情书。

    可此时他的躯体,已经被钉在了后方的石墙上。他双眼中饱含惊怒,却逐渐暗淡。

推荐投票目录加入书签